法甲

火影之木叶教师 第一一五章 冰遁VS火遁

2020-01-17 17:56: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火影之木叶教师 第一一五章 冰遁VS火遁

“水无月一族?”雾忍那略显阴沉的脸上浮现一丝不屑的笑意,“不要将我和那群卑劣的人相提并论,那种家族的人,就算全死光了,也不值得同情。”从他那双黑色的眼睛中透射出浓浓地仇恨,使他原本柔和的脸盘看起来颇为狰狞。

作为水之国最为古老的忍者家族,水无月一族有着不逊于宇智波一族的实力,在水之国的影响也是非常大的,正因为如此,水无月一族才会慢慢滋生了那份勃勃野心。篡夺水之国的政权,对这样的家族本来是非常有胜算的,尤其是当时的大部分雾忍精英都被派往了火之国,本国内的势力相对薄弱的时候动。

但水无月的家主怎么也想不到,水之国的大名居然事先得到了消息,布下了一个陷阱,等水无月一族去跳。胜算在握的水无月家主过于大意,差点被水之国的大名生擒,逃出来的他,仓促举起了反旗,在水之国的各个地方挑起了战争。

但他再次估算错了一件事,就是雾忍能够那么快的从火之国抽身。随着悄悄归来的雾忍,在内应的协助下,从背后捅了水月无一族一刀,水无月家主的死亡,使得原本还有些还击之力的水无月一族陷入了群龙无的局面,加上局势的动荡,在有心人的引导下,水之国的居民将一切根源归于水无月一族,使得原本强大繁荣的古老家族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了。

但知道这件事情始末的,却只有廖廖的几个人,而眼前的这个雾忍正是其中的一人。只是让人奇怪的是,同样是水无月一族出生的他,为什么会痛恨着整个家族。

“呃?”宇智波静和御手洗红豆对望了一眼,心里满是疑惑,“你不是水无月一族的?可你使用的明明就是水无月的冰遁血继限界。”宇智波静肯定的反问道。

“啊――”三木堂惨叫一声,一直冰棱刺穿了他的右肩。

雾忍阴沉地看着宇智波静,额头上的青筋一跳一跳的,看起来相当的可怕,“我说过,不要将我跟那群该死的家伙联系在一起。”

“靠,这男的不会是老师说的那种神经有问题的家伙吧?”御手洗红豆心道,看着宇智波静又准备继续刺激他,连忙开口道:“就是,就是,那种垃圾家族早就该灭了。”红豆顺着雾忍的心思,胡言乱语道,看她那无害的笑容,真的很难猜到她心里在想什么。

“嗯??”宇智波静满头雾水,不过看到红豆那酷似河马寒宇的眼神,就知道她肯定又在打什么主意了。

自己的观点得到了别人的认同,那名雾忍显得很开心,人也渐渐的恢复了正常。

“木叶忍者?”雾忍看了宇智波静一眼,用一种非常遗憾的语气道:“惹了那么大的麻烦还能够活到现在,你们的运气似乎不错。不过现在,你们的好运结束了。”还真是个狂傲的人啊!

“冰遁秘术――星耀!”雾忍飞快地结印,一条条长二十公分的冰菱漂浮在雾忍的身前,那尖锐锋利的冰间,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着寒光,就像是一颗颗的星星一样,“去――”随着雾忍一声轻叱,那足有上百支的冰菱疾向宇智波静射去,毕竟宇智波一族盛名在外,在他看来,宇智波静远比看起来一副柔弱模样的红豆要危险得多。

在写轮眼的放大下,那一根根冰菱的轨迹都清晰的出现在宇智波静的脑海中,在那近百只冰菱真正对生命产生威胁的,其实只有十几只。但在其他攻击的干扰下,像要顺利避开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如果她能够学会瞬身术,此刻就不用处于这样的险境了

遗憾的是,他们三人虽然都很努力,但始终无法掌握瞬身术这一高级忍术。按照河马寒宇的说法,只有查克拉具有一定穿越空间的特性,才有可能使出这个忍术。而且瞬身术对查克拉量的要求也是令人乍舌的,他们此刻还不具备这种实力。

宇智波静此刻却没有时间去感叹这个,灵动地在冰菱攻击的间隙间穿梭的她,将身体的柔韧和敏捷挥到了极致,只看到她那一身火红在高晃动,根本就看不清她的动作。

此时她才懂得感激河马寒宇对她无情地训练,想当初,为了锻炼她的敏捷度,河马寒宇要她每天在他特制的梅花桩上奔走半个小时,后来更是延长到一个小时。不过最过分的是,河马寒宇居然一声提醒都没有,就让洞天和晴天将可怜的她当成练苦无的靶子。

起初之时,她可是受了不少的伤的,可有琳这个大医师在,她的伤很快被治好,然后接着继续受虐。而后来那将她当靶子的人也从两个不太熟练的小家伙,变成了河马寒宇的学生们,最可恶的是那个宇智波鼬,在九尾事件中开了写轮眼的鼬,总是能够让看清她的身形,给她最具威胁的攻击,在这个家伙的特别照顾下,她甚至在医院里面呆过三天。

当时谁也不明白,河马寒宇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冷酷,尤其是对他们三个,不过跟着河马寒宇出来这么久,他们三人才体会到河马寒宇当时的良苦用心。

“嗯――”宇智波静闷哼了一声,刚才为了躲过最致命的一击,她的大腿被一道冰菱划过,将她的暗红色的裤子划出了一道口子,大腿上也划出了五毫米深的伤口。

躲过最后攻击的宇智波静喘着粗气,全神凝视着对着他悠然微笑的雾忍,根本就不敢去收拾自己的伤口,任凭那血流着。

“叮――”御手洗红豆惊讶的张开着大嘴,她没想到她好不容易找到机会对雾忍动攻击,击中的却是一个冰镜,看着以匕为中心开始慢慢蔓延开的裂痕,红豆的嘴角**了一下。

“唔――”三木堂的闷哼了一声,又一道冰菱穿透了他的左肩,不过为了不让两女担心,他硬是忍住了剧痛。

“堂――”红豆眼中的恼怒也暴射了出来,本来就性格有些冲动地她,在河马寒宇的调教下,已经收殓了很多,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在受到刺激时,她的本性就会暴露出来。

“站住。”雾忍向朝着三木堂冲去的红豆道,在他的操控下一支冰菱飘到三木堂的脖子前,似乎只要红豆再走一步,他就会刺下去。

疾移动的红豆嘎然而止,一拳砸在身边的树干上,震得整颗树抖瑟瑟的抖了起来,冰渣滓噼哩叭啦的往下掉。

“这就对了。”雾忍得意地看着红豆,随即耳边传来冰镜破裂掉地的声音,看想红豆的眼神也凝重得多,“能够一击击穿五厘米厚的冰晶,你的实力也不差嘛!看来是我小看你了。”他心里也有些余悸,要不是为了防止正面对上宇智波一族的写轮眼被催眠了,他也不会隐身他处,用反射的人影来吸引宇智波静的注意力,没想到,居然让自己躲过了一劫。

红豆握紧的拳捏得手指青,可三木堂性命握在对方的手中,红豆也只能忍了,心中不停地告诫自己要冷静,要冷静。

可就在这时,宇智波静也生了意外,落在宇智波静身边的冰菱突然暴涨,变成一个个冰柱,看形势不对的宇智波静第一次间便跃身准备跳出,可一阵刺目的强光,让她的写轮眼一阵灼痛,她的身体也失控从半空掉了下来。要不是她的身体本能避开了危险,只怕她已经被身下的冰菱刺穿了。

“呵呵,这才是完整状态下的星耀啊!你急什么,好戏才开始上场了。”雾忍嘴角露出危险的笑容。

以宇智波静为中心,一座座两米高的冰碑呈奇怪的阵形,将宇智波静给包围了。那座座冰碑恰好将一道道阳光反射到宇智波静的身上,聚成了一个一米方圆的光点。在刚才那倒强光的照射下,她的眼睛受伤了,写轮眼状态强制性解除,即使这样宇智波静还是无法睁开眼睛。她清晰的感受到温度在不断的升高,她的衣服似乎快被烧着了一般。

“静――”一个黑色的东西划出一道抛物线向宇智波静落去。

雾忍射出一道冰菱去拦截,却被红豆的一枚匕给击落了。恼怒的雾忍控制冰菱刺进了三木堂的脖子,一滴雪沿着冰菱滴下,红豆彻底不敢动了。

宇智波静伸手接住红豆丢过来的东西,“墨镜?”这个时候,还有什么比墨镜更能帮助她的。虽然两人平时不怎么和睦,但不可否认,红豆是个可靠的伙伴。

迅的戴上墨镜,宇智波静才敢将眼睛睁开一丝缝隙,强忍着身上的灼痛感,她也动手了。“火遁――星火燎原。”宇智波静迅的按照“酉-巳-申-亥-未-辰-申-未-丑-午-未-卯-酉”的顺序结印,整个动作在五秒内流畅的完成了,要知道这个术她也是不久前才从河马寒宇那里学会的,还是第一次使用。

这个术表面看起来跟凤仙火之术差不多,但威力绝对不是凤仙火之术能够比拟的,用河马寒宇的话讲,凤仙火之术是面的攻击,讲究量,而他这个术是靠点攻击,就究质,别看那不起眼的小火花,蕴含的查克拉量绝对比凤仙火的一个火球要多得多。只是这一个术,宇智波静就感到体内七成的查克拉被消耗掉了。

“呵呵――,凤仙火之术?”雾忍看宇智波静弄了半天才弄出这么个术来,而且看起来还用的那么勉强,看着那不到指头大的火花,他忍不住笑道:“没用的,我这冰碑厚达二十公分,你这小小的火球是没办法破解的。”

“是吗?”宇智波静微微笑道,只见了小小的火花飞到巨大的冰块上,便如同水入油锅,传来噼哩叭啦的响声,那小小的火花居然沿着冰座的表面燃烧了起来。

已经变得不再光滑的镜面再也无法反射出那强炙的光了,宇智波静狼狈地在雪地了滚了几圈,用冰冷的雪花,将快要燃烧的衣服上的那股热气给扑灭了,重新站起来的静虽然有些狼狈,却也说不出的坚强。

“你不用躲了,我已经现你的真身了。”宇智波静冷冷地道,没有了写轮眼,她反而能够更加清晰地感受到周围的气息,以及那藏在树后面的一丝杀气。难道老师说的都是真的?写轮眼真的会限制我的展?宇智波静次对家族引以为傲的写轮眼产生了怀疑。

青岛市妇女儿童医院预约挂号
河北省磁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福建牛皮癣怎么治
南阳市治疗牛皮癣医院
湛江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