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江山美人志第二十九节连横

2019-11-23 03:01:5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江山美人志 第二十九节 连横

两年一度的西域诸国联席会议于大陆公历695年1月28日在贝加国都城贝加城郊如期举行,会址位于风景秀丽的贝加尔湖畔,红墙碧瓦的云秀山庄在数千亩苍苍郁郁的松柏林掩映下显得格外壮观。这云秀山庄乃是贝加国国主的王家私产,占地一千多亩,还从贝加尔湖引了一条小渠进入山庄,形成一个小湖泊,风景极为优美,湖泊边杨柳拂地

,婉约宜人,与外层的古松古柏的豪放苍峻风格又不相同。

西域诸国的联席会议是西域诸国为加强各国之间的联系,促进各国之间的经济商贸往来,以及讨论涉及本地区事务的重大问题和排解各国之间矛盾而召开的会议。会议在单年年初召开,参加人员有各国的国君、****以及重要大臣。在以前展开的几十届联席会议里,西域诸国其实并未在什么重大问题上取得过大的突破,各国国君们更多的把它当成了一次旅行度假,纷纷携妻带子而来。

不过今年的西域诸国联系会议气氛与以往任何一届都有所不同,鉴于日趋紧张的周边形势,各国在先期的预备会议上就达成了一致意见,准备在本届会议上就一些重大的、深层次问题作秘密讨论,参加会议的人数也比上一届增加不少。而周边国家和地区也以观察员身份派出了规模各异的代表团与会,一时间,贝加尔湖畔风起云涌。

苏秦背负双手静静的望着窗外波光粼粼的湖面,“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濛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慢慢吟哦着本朝著名大诗人也是自己同族的先辈苏轼的名句,苏秦陶醉于这窗外的秀美景色,“这小贝加尔湖的景色还真不亚于余杭的西子湖啊。”

“大人。”门轻轻的响了起来。

“什么事?“轻轻皱了皱眉,显然是有些不高兴这时候有人打断他的雅兴。

“对不起,大人,瓦特殿下来拜访您。”门外的人小心的回答道。

“哦,请他进来。”苏秦叹了一口气,毕竟自己是肩负任务而来,要想欣赏风景现在还不是时候。

“苏大人,一别又是好几个月了。”走进门来的瓦特显得雄姿英发,头上那顶带貂尾的皮帽显示出他的身份与几个月前有了大的变化,他健步走上来按照唐族人的礼仪紧紧握住苏秦的双手。

“还没来得及恭喜殿下呢,我也是来这儿之前才听说的,李大人已返京述职,萧大人又坐镇庆阳,我这里就代表他们恭喜你了。”苏秦一招手,门外的侍从立即呈上一个木匣,轻轻掀开匣盖,一个细腻逼真的玉雕浮图安静的趟在里边,闪动着熠熠的光辉。

“多谢大人了,请代我感谢李大人和萧大人。”瓦特脸上现出感激的神色,无论这木匣里装的是什么东西,只要人家有这份新就不容易了,更何况自己能成为伯父几个继承人之一,他们也起了很大作用,尤其是伯父手下的内政事务官多尼功不可没,而多尼却又与李无锋、萧唐和面前这位苏大人保持着极为良好的关系。

他没有推辞,只双手郑重的接过,仔细的观察了一下,然后交给身后门外的随从。

“殿下,这小贝加尔湖风景宜人,不如我们俩出去走一走如何?”苏秦建议道。

“好啊,我也正想抽时间与苏大人单独聊一聊呢。”瓦特欣然同意,以为他知道苏秦这样建议肯定有其含义。

沿着湖际漫步,苏秦和瓦特的随从们都成扇形散布在四周警戒,毕竟这里是在人家地头,虽然贝加国已加强了警卫措施,但处于小心考虑,还是警惕一些更好。

“殿下,你怎么看这次西域诸国的联席会议呢?”湖畔由白石砌成椭圆的堤坝,一月的西域虽然还有些寒冷,但湖畔清扫得十分干净,看上去自然和谐,充满了一种朴素美。苏秦和瓦特二人一直没有说话,走出很远,苏秦这才挑起话题。

“这次联席会议恐怕与往届有些不同,讨论的话题大概也会围绕我们这两家吧。去年我们要求西域诸国援助的粮草数量比往年要多一些,他们最后虽然勉强同意了,但是已经埋下了矛盾的种子,今年我们对粮草的需要量肯定不会低于去年,到时候,我估计他们的反应肯定会更强烈,也许他们要商量怎样对付吧。”瓦特嘴角浮起淡淡的苦笑,轻轻一抬腿将脚下一颗小石子踢下湖,平静的湖面顿时泛起阵阵涟漪。

“不是去年才埋下的种子,其实在很久以前就埋下了,在你们向他们索要无偿援助时就埋下了。没人愿意无偿的送给别人钱财物资,更何况不是一年两年,而是隔三岔五就要来一回,谁也不欢迎这样的邻居。”苏秦纠正瓦特的说法,“只是去年矛盾更激化了罢了。”

“我们也不愿意,若是族中百姓能够生活下去,我们也不愿做这种事情。可大草原上气候多变,若是老天爷不开眼,遇上那旱灾雪灾,我们也没有办法,要生存就只有这样。前年,我们与赤狄人的战争失利,损失惨重,族中长老贵族们早就有些不满,若再不寻求些弥补,恐怕我伯父也坐不稳啊。”瓦特解释道。

“殿下,我并无意指责你们的行为,为了自己民族的生存,即使作出一些伤害其他民族的行为也是能够理解的。只是我看这次西域各国好象难得的心齐,似乎要有什么大的动作,我们可不得不防啊。”苏秦摇头表示瓦特误解了他的意思,并提醒他。

“哦?”瓦特立即警觉起来,“莫非他们西域诸国还想联合起来对付我们?”

“事情还不仅仅那么简单,你仔细观察一下,这次还有哪些地方来了人?我可听说莫特人和求尔人都派有人来,甚至连西边的赤狄人都有代表来啊。”苏秦满含深意的瞥了瓦特一眼。

瓦特闻言全身一震,但他马上又回答道:“看来真是来者不善啊,不过我也听说西北周边对李大人大肆扩军十分警惕,特别是听说李大人在北吕宋组建了三个师团的军队,而且还要在西北组建一个骑兵师团,包括银川府和西斯罗人都此举都很敏感,因此这次这里的联席会,他们也都派有人来啊。”

苏秦微微一笑,“现在北吕宋已经纳入帝国领土,保卫这一地区的安全自然要建立武装部队,这用不着大惊小怪。至于建立骑兵师团吗,李大人是有这个意图,也是为了加强对来往商旅的保护,使得部队的机动性更强一些罢了。”

两人交换了一下眼色,都会心的一笑。西域五国联合起来,是双方都不愿意见到的结果,尤其是那莫特人和赤狄人也搅了进来,若真是他们结成联盟,那相当于从东西南三方对罗卑人形成了一个包围圈,虽然这包围圈并不稳固,但也让罗卑人不能容忍;而莫特人一反常态,去冬今春一直与西斯罗人和睦相处,并未象往年一样兵戎相见,也令西北一方感到一定压力,若再有银川府的孙元亮掺和进来,那将对李无锋的根据地形成严重威胁。

“看来咱们的目标是一致的,苏大人,我看我们还是各自按照各自的想法去努力吧。”瓦特笑着提议。

“嘿嘿,很好,就照你说的去做,我想我们两方的到来也许会让许多人感到坐卧难安吧。”苏秦笑了起来。

同一地点另一处别墅内,精神矍烁的楼兰国国主哈依巴尔正与位居主宾位的贝加国国主阿尔泰作着密谈。

“阿尔泰老弟,今次联席会议可谓群英荟萃啊,不但莫特人和西斯罗帝国派有特使来,而且罗卑人也派出了他们的一位殿下,而李无锋一方更派出了他们的核心人物之一苏秦领队,看来这次会议真牵动了各方的神经啊。”哈依巴尔不无忧虑的说道。

贝加国国主阿尔泰也已年逾五十,头上包头方巾上一颗硕大的红宝石闪闪发光,一张胖脸满面红光,一副善人模样。他在西域诸国的国君里年龄仅比哈依巴尔小,威望也教高。

“老哥说的没错,以往咱们这联席会议可没引起这么多人的关注啊,即便是罗卑人和唐河人以前也不过随便派名代表来看看,可此次却大不相同,来的可全都是些重量级的人物,咱这云秀山庄现在可以说是风云际会啊。”阿尔泰依然是那副笑眯眯的模样。

“咱们还是言归正传吧,老弟,你对我上次提议的加快西域诸国防务一体化进程、组建联合部队的意见怎么看?”哈依巴尔把目光落在了阿尔泰的胖脸上。

“眼下罗卑人步步进逼,胃口越来越大,每年索要的‘援助’也越来越多,咱们五国的子民都怨声载道,可如果不满足,那罗卑人便会借机挑起事端,原本我们还想借李无锋那家伙的力量来与罗卑人抗衡,没想到这家伙狼心狗肺,居然为了自己的利益与罗卑人勾结起来,反而拒绝与我们结盟,现在我们的处境就很困难了,满足罗卑人的要求,他们必然会得寸进尺,索要无度,我们的百姓子民也不会答应,可一旦战争爆发,以我们现有的军队根本不是罗卑人的对手,那我们最后将会遭受更大的损失。”阿尔泰的脸依然红润,但却笼上了一层阴云。

“还有现在东边的李无锋在疯狂的扩军备战,听说他们在西北郡已经开始组建一支骑兵师团,作为他们独立的快速反应部队,在南边的北吕宋,他们也大规模组建军队,并在那里进行军事演习,对我们西域五国已经形成了包围的态势。从内心来说,我赞同组建联合部队,这样一来可以加强我们的实力,一旦真的发生战争,也便于统一指挥,充分发挥作用。可我在想,光组建这支联合部队加上我们各自的武装力量就能抵抗得了罗卑人和李无锋的侵略吗?”阿尔泰最后问道。

“您问得好,光靠我们自身现有力量的确不足以与罗卑人对抗。但您要看到这一点,自从罗卑人前几年连续被李无锋和赤狄人击败,他们的力量已经有了明显衰退,您看那莫特人现在的表现就可以知道罗卑人对莫特人的控制力已日渐下降,而莫特人一旦脱离了罗卑人的控制,那必然会对罗卑人的地位构成威胁,我们在组建一支强大的联合部队,纵然不能完全摆脱罗卑人,手中至少也有了强有力的砝码啊。”哈依巴尔知道不说服这阿尔泰,组建联合部队的想法就只是空中楼阁,所以竭力为他分析得失。

青海省交通医院预约挂号
石嘴山市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乌鲁木齐较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是哪家
临沂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遵义治疗早泄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