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吞天邪帝 第二百九十七章仇人

2019-12-04 14:25:4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吞天邪帝 第二百九十七章仇人

“死胖子}说昨天晚上本公子走后,你在丽香阁内扬言说如果本公子找你麻烦,就让我陈家付出代价,不要以为你身上带着珍华堂的请柬,就以为我陈家不敢把你怎么着,一百枚上品灵石换不了你的安全,好好享受你最后剩下的时间吧!”吴翰麒刚刚走到珍华堂拍卖会场门口,正准备进去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陈晓东极为嚣张地威胁声。

面对陈晓东的威胁,吴翰麒的嘴角微微翘起,脸上钢出不削的笑容,回答道:“放心吧m算你们陈家灭了,本公子照样活的好好的。”

“兄子很狂#望你能够一直狂下去。”陈晓东身边的一位老者听到吴翰麒的回答,体内迸射出一股强大的威压,向着吴翰麒碾压而去,冷冷地说道。

感觉到从老者身上散发出一股强大的威压,吴翰麒快速的运转体内的五行灵力,瞬间将对方的威压化于无形,一脸轻松的对那位老者嘲笑道:“老家伙也不过如此而已!另外提醒你一句,陈家虽然是长春城的大家族,但是这个世界上却有许多你们陈家惹不起的人,而我就是其中的一个,不信的话你们尽管可以试试!”械,m.

吴翰麒的嚣张明显完全出乎老者的预料之外,强龙压不过地头蛇,虽然他不清楚吴翰麒的到底来自那个门派和家族,但是他们陈家好歹也是长春城的顶级家族,曾几何时像今天这样被人无视过。

这刻在陈家老者的芋中,眼前的这位兄子不是来自天乾大陆的顶级门派。那么就是一个二愣子,不过吴翰麒的那番话。让他本能的偏向于第一个猜想,如果眼前的这位兄子不是仗着自己身后的门派极为强大。甚至可以完全忽略陈家的实力,负责吴翰麒又怎么敢说出如此嚣张的话来。

想到这个判断结果,陈家老者暂时放弃灭了翰麒的念头,一脸阴沉地看着吴翰麒,对吴翰麒说道:“兄子o夫出道至今数十载,游遍了天乾大陆的各个地方,结识了许多各派和各个家族的朋友,可以说天乾大陆的各门各派当中,老夫都有朋友。你到底来自那个门派?省的老夫把故人之后给收拾了。”

吴翰麒听到陈家老者的话,自然是明白陈家老者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当即不削地回答道:“老家伙也不用拐弯那的探本公子的底细,我可以非常明白的高手你,本公子并不是来自于你所知道的门派和家族,至于本公子依仗的到底是什么,你尽管可以试试不就知道了吗?”

之前陈家老者因为顾忌吴翰麒来自于天乾大陆的顶级门派,所以才会利用他在各派有朋友的借口来探查吴翰麒的底细,现在见吴翰麒表示说自己并不是来自那些门派和家族的时候÷家老者的脸上马上钢出狰狞的表情,怒喝道:“好一个牙尖嘴利的兄子,老夫今天如果不给你一个教训的话,恐怕你还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广!”

“陈堂主想干什么?竟然敢对我们珍华堂的规定置若无睹,在我们珍华堂门口,企图对我们珍华堂的客人动手。现在我就代表珍华堂塞你们陈家参加本次拍卖会的资格,如果再有下次。严惩不贷。”就在陈家老者企图动手废了吴翰麒的时候

,一位中年人的怒喝声从珍华堂内传来。一下子阻止了陈家老者的举动。

看到陈家老者的脸色因为对方的决定变得非常的难看,吴翰麒的脸上钢出睿智的笑容,从储物戒内拿出一张请柬,笑着说道:“之前有人对我说拥有珍华堂的请柬,就能够保证我在拍卖期内平安无事。”

“结果就在刚才,有人又对我说,就算我拥有珍华堂的请柬,也不能保证我的平安,现在看来这珍华堂的请柬,的的确确可以称的上是一道附身符,本公子这一百枚上品灵石的保证金花的还真是值得。”

这刻陈家老者和陈晓东都清楚的意识到,自己被眼前的这个兄子给骗了,这次珍华堂拍卖会上的魔晶,他们陈家是势在必得,如果失去参加拍卖会的资格,那就意味着他们将要错过魔晶的竞拍,让陈家老者和陈晓东的脸色都不由变得无比难看。

珍华堂的强大远远不是陈家所能够抗衡的,但是珍华堂这次拍卖的魔晶对陈家而言至关重要,这刻陈家老者不得不对珍华堂的执事解释道:“郭执事!我们并没有对珍华堂的规定置若无睹,更没有对珍华堂不敬的意思,如果有的话,昨天这个兄子放言要让我们陈家好看的时候,我们就动手了。”

刚才吴翰麒和陈家外事长老在珍华堂发出冲突的过程,郭执事完全看在眼里,自然是知道吴翰麒利用珍华堂所提供的保护,把陈家的两人给耍了,不过这本是陈家自己主动去找对方的麻烦,而且在他的眼中,无论是不是陈家有道理,他们珍华堂的规矩不容挑衅,一脸冷冷地回答道:“你们应该庆幸刚才没有动手,否则就不是这个结果。”

看着陈家外事长老和陈晓东两人一脸愤怒的表情,吴翰麒带着一种挑衅的表情,向两人扬了扬手中的请柬,随后走入珍华堂的拍卖场。

看着吴翰麒的得意洋洋的消失在珍华堂拍卖场大门的身影,陈晓东的脸色变得无比的难看,身为陈家的直系弟子,他在这长春城内曾几何时受到过像今天这样的羞辱,而今天当着长春城许多家族的面前,他竟然被一个从外地来的兄子给耍了,想到回到家族后,他们将要承受的,气急败坏地扬言道:“该死的死胖子o子如果让你活着离开长春城,老子就不姓陈。”

对于陈晓东的威胁,吴翰麒并没有听到,让他更加没有想到的是,就在陈晓东扬言要杀了他的时候,在围观的人群中,一位年轻人看到吴翰麒消失在珍华堂大门的身影,脸上钢出无比震惊的神情,低声自言自语道:“那个该死的死胖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他也跟我一样误闯入黑暗森林深处的那座山谷中吗?”

年轻人说到这里,想到他跟吴翰麒之间的仇恨,疑惑与震惊的脸上马上钢出狰狞的表情,双眼中迸射出狠毒的目光,死死地盯着珍华堂的大门,咬牙切齿地说道:“老天开眼啊!我还以为这辈子再也没有机会帮爹爹和娘亲报仇,没想到这个死胖子竟然会来到天乾大陆,还好死不死地跟陈家发生冲突,真是天助我也啊!”年轻人说到这里,马上向着陈晓东走的方向追去。

“陈公子!刚才那个死胖子在忽悠您,他根本就不是天乾大陆那个门派和家族的弟子,而是来自一个名叫神弃大陆的小城镇,确切的说我也是来自那里。”年轻人看到走在前面的陈晓东,立刻三步作两步追了上去,急切地对一脸愤怒地陈晓东喊道。

年轻人的话声,让陈晓东下意识地停下脚步,转身看着跟在他身后,落魄不堪的年轻人,一脸严谨地对年轻人问道:“你说什么?你知道那死胖子的身份?他并不是我们天乾大陆的人?你知不知道忽悠本公子会是什么下场吗?”

年轻人听到陈晓东的质问,不自觉的想起自己的父母被吴翰麒杀死,自己的家族被吴翰麒给灭掉的情形,双眼中迸射出一道凶狠的目光,铮铮有力地承诺道:“陈公子z下所说句句属实,如有一句是假话,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陈晓东看到年轻人眼中迸射出仇恨的目光,已经大概相信年轻人的话,不过他更在意的是年轻人口中的另外一个大陆。

一直以来天乾大陆都流传着一个传说,在玄天大陆之外,还有其他大陆,但是这个大陆在哪里?该怎么去?对天乾大陆而门派和家族而言,无疑是一个未知之谜,如果他能够知道未知大陆的办法,他非但不会因为失去拍卖会的资格而遭到家族的责罚,反而会因为他的发现,而获得家族的奖赏。

这时为了避免其他大陆的事情传开,陈晓东一把拉住面前的年轻人,对其说道:“走跟我回陈家,到时候你只要把你怎么来我们天乾大陆的事情,告诉我们陈家的长辈们,本公子保证你在天乾大陆吃香喝辣的,至于你和那个死胖子之间的仇,我们陈家也会帮你报仇。”

此时的吴翰麒并不知道,在这天乾大陆竟然能够遇到认识他的人,他在进入珍华堂的拍卖钞后没多久,拍卖会就正式开始,看到出现在拍卖会上帝国各种心法和灵技,最差的都是天价八品以上,甚至还有罕见的神阶心法和灵技,让吴翰麒真正见识道天乾大陆和玄天大陆之间的差距。

这些年来吴翰麒通过几处秘境获得了许许多多的灵石,在玄天大陆当中,他的财富绝对可以用富可敌国来形容,但是当他看到天乾大陆的修士,为了竞拍珍华堂拿出的拍卖物品,争相竞拍的场面,感觉自己的那点财富跟这些门派和家族所拥有的财富进行比较,自己简直就是一个乞丐。.

禹州市中心医院预约挂号
成都哪家治癫痫病最好
贵州癫痫病诊疗中心
上饶好的妇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