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朕滴江山 第一七六章 天下一隅(四)特赦令

2020-01-16 13:16:0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朕滴江山 第一七六章 天下一隅(四)特赦令

上个月,整个世界就没有真正消停过。

自从搭建起了一个覆盖整个世界的信息络,就有接二连三影响深远的决议在全天元界公布。

最初,是改轩辕纪年,而后,是圣堂突然活跃,连发三项意义重大,不啻于再造秩序基本法的法令。

而二月二十三日,以帝国和天下列国全体的名义颁布的《特赦令》同样意义非同小可。

特赦令的大意是,到颁布这项法令之日,也就是轩辕历5487年2月23日之前,凡是轩辕子民,无论犯下任何罪孽,都予以赦免。

但条件是必须在四月之前主动前往记录他们案底的国家、情节重大的更需到帝国神都或者四古都一一交代以往所有的犯罪事实,不得有任何遗漏。

帝国还同时公布了一个十分特别的名叫“罪孽值转换表”的详细文书,所有的犯罪事实都将一一转变成一个人的罪孽值,以后,他只需要在一个有期限的时间之内将罪孽赎清,那么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活在阳光下了。

至于如何赎罪,方法多得很,只要对世界有益之事即可。比如社管委已经开始研究,将一部分世界各地的求援拯救任务不再以金钱数额的形式发放,而改以“功德值”,功德值的作用之一就是用来抵消罪孽值的。

而在这项法令颁布之后如果再有犯罪行为的,或者没有在规定时间之前完成罪孽值清算的,都将不在此特赦令范围之内。

对于这项法令,身在神都的李应物、方祐二人自然都是再熟悉不过了。

当时神都之中还为此还颇有一些议论,有人赞同,觉得上天毕竟有好生之德,也有人反对,就觉得那些杀人犯、抢劫犯、贪污犯等都该千刀万剐,不可原谅,不过,因为二月份实在是劲爆消息连连的一个月,此法令在民间的影响并不是特别大。

反而是在当天陆陆续续有很多人跑去“自首”,交代一些陈年旧事,神都百姓才发现,哟,原来当年的某某疑案是这个家伙做出来的!

特别是因此又炸出来十几个隐姓埋名的先天高手,也就是以往的绝世强者,一个个都是伪装成老实巴交的人,因为犯了杀人案或牵扯进其他重大犯罪事实之中,连修为都不敢暴露。

在给他们算清了罪孽值之后,就都一身轻松的要么去申请参加二字营,要么去加入维和部队了。

李应物、方祐二人这才恍然大悟,这些土匪原来都是被这事勾引下了山。

听了他们对特赦令的心怀疑虑,方祐当即道:“这个你们可以放心,帝国和天下诸国颁布这样的法令,岂是儿戏,怎么可能是来诓骗你们的?”

他心里有句话没说,你们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所有土匪都一起来了精神,七嘴八舌的道:

“此言当真?”

“你个小书生怎能如此确信?”

“难道你家和朝廷有什么关系,还有内幕消息吗?”

“……”

方祐被这些家伙突然凑上来的热情搞得一个头两个大,道:

“我们师兄弟就是神都土生土长的人,神都发生了什么事就没有我们不知道。比如吧,咱们那里有个磨豆腐买豆腐的老两口,一直老实巴交的人,可在特赦令下来那天,两口子跑去自首,你们知道造成了多大的轰动吗?”

土匪们都是傻愣愣的齐齐摇头。

“他们交代了三十几年来的所有犯罪事实,惊掉了所有人下巴。

统计下来,有一位一品大员的亲子,五位二品大员的子侄,三品以下大员的子侄更是多达十几位,其中直接的三四品官员就有四位,另还有总共十五位勋贵中人,全部都死在他们手上,神都县三十几年里的悬案有一大半都挂在了他们名下。

其他无名之辈、神都县根本没有记录在案的更是多不胜数,因为他们犯案后都是毁尸灭迹得十分彻底,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在没有原告被告的情况下,官府根本就是不予立案的。

这样的罪责大吧?放在任何时候不千刀万剐才怪,可这次却只是背了一个极为恐怖的罪孽值就屁事没有加入了一个叫维和部队的雇佣兵团了。”

所有土匪都是目瞪口呆,疤脸土匪一脸惭愧的摸着脑袋,道:“娘的,想不到城里人也有如此好汉,这岂不是说,咱们黑风寨这几十年下来,攒下的罪孽值还没有这买豆腐的老两口多?”

罪孽值的计算方法就是他们这些土匪也一个个背得滚瓜烂熟了,毕竟关系到脖子上吃饭的家伙,所以稍微估算一下心里也就有个大概了。

“这老两口到底是何许人也?”

“这次去神都有机会一定要拜会拜会……”

“小书生,你再给我们具体讲讲……”

两个书生发觉这些土匪确实都是三观不正的,不过,方祐也隐约感觉到师兄的一些谋算,于是配合着跟他们拉亲近,道:

“这一切要从三十几年前说起,这徐豆腐两口子本和其他良民一样,就是老实巴交的人,那天他们深更半夜磨豆腐,万籁俱静,突然听到街上传来一声女子呼救低泣之音,然后就没了生息,他们悄悄跑去查看,就看到一个年轻女子被几个年轻人捂着嘴往一辆马车上送,而这个女子和他们关系还不错,见了面还笑着打招呼问候的那种,他们就忍不住出手救人,可因为缺乏实战经验,再加上紧张,手脚重了些,将几人弄死了大半。

人死不能复生,又怕行迹暴露,就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剩下的还有两口气的也给弄死了,还悄悄的把痕迹处理掉了。

过了几天,他们才后知后觉的知道其中有一人是前兵部尚书的嫡子,另几个狐朋狗友也是显贵之子,甚至有两个就有袭爵在身。据一个小厮说,当时这几位在一处地方喝酒风流了出来尤觉不尽兴,在那兵部尚书之子的提议下要去打点野食,未免扫兴还不让那些护卫小厮跟随,具体去哪里打野那些小厮也不知道,这让徐豆腐两口子躲过了一劫。

自此之后,他们似乎被唤醒了骨子里的杀性,白天卖豆腐,晚上磨豆腐,闲暇之余就悄悄出去行侠正义。几十年下来,要是把他们犯下的案子摞起来,堆成几人高都没问题了。

经太医署的御医鉴定,说这两口子练的武功对精神有些损伤,也就是说他们精神有病,因此之故,朝廷在具体给他们计算罪孽值时还给予了适当的减免。”

疤脸土匪听了,摸着下巴,眼珠子转得像铜铃,看看周围的同行,道:“那你们说,咱们落到当土匪,是不是也或多或少是修炼的功法影响到了脑子,导致精神有病,什么爱吃肉,爱喝酒,爱杀人见血就这么来了?”

他旁边一个同行,就是那位吊梢眼的军师呲呲笑道:

“你这是把帝国朝廷那些人当成脑子有病了吧?

人家颁布特赦令就是为了勾引咱们去当牛做马、卖力干活,他们恨不得咱们一辈子都赎不清那孽值才是,还指望给咱们少算?”

李应物看了他一眼,心道,原来你们也不全是夯货,也有明白人啊。

通许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焦作市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南昌哪家医院癫痫病好
莱芜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邢台治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