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苍雷的剑姬 第116章 前方高能反应

2019-10-12 18:01: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苍雷的剑姬 第116章 前方高能反应

被女孩子主动拽着出去逛街对男生来说确实是一件幸福得足以飘飘然的事情,而如果对方还是一个绝世美女的话那效果就强烈了;不仅如此,一天之内或者说一个小时之内还被这个妹子连续拽出去了两次,这简直是绝仅有的。

只可惜,艾蜜琳娜把我拽出去绝对不是为了脑倒贴,而是把我当苦力的。要命的是这丫头还是在明知道这样百分之百会有危险的情况下照样选择了这样做,真让人忍不住一把鼻涕一把泪啊。

在梅姐手底下打工的黑衣人大叔们也没有这么奔劳!而且一小时之内连续两次出击什么的,你是在一天24小时内不间断不休息的坚持和恐怖分子作斗争的超级特工吗!?

当然了,被艾蜜琳娜夹在胳膊下带着一路飞奔跳跃着向事发地点赶过去的我什么话也没有说。倒不是我担心自己惹怒金发少女后会被她随手从半空中扔出去――虽然这的确也是一方面的原因――而是她前进的速度实在太了,扑面而来的强烈气流让我根本开不了口。

甚至连眼睛都睁不开。

“周翼,我们马上就要到了。”气流强度忽然减弱了不少,应该是艾蜜琳娜放缓了自己的速度,“我把你放在那栋建筑的屋顶上,你在那里进行远程攻击吧。”

我急忙睁开了眼睛,却腿一软好悬没当场惊叫起来。我们所处位置分明是距离地面近20米的空中,患有恐高症的本人如何受得起这般刺激?

“我的小姑奶奶。你就不能正常的在地面上赶路吗!?”差点吓得吐魂的我赶紧把嘴里冒出来的那团白色雾状东西塞了回去,紧紧抓住少女的纤腰看着她的脸庞泪流满面道,“每次都要挑战跳高记录是要闹怎样!?”

“因为看着吓得屁滚尿流的你感觉很有趣。”

你是认真的吗?你不是认真的吧?

不过我没有机会去确认金发少女到底是在开玩笑还是在秀腹黑了,说话间她已经夹着我跳到了体育场附近一栋大学宿舍的屋顶上,轻轻把我放了下来。虽然屋顶上晒着许多被单,但总归没有撞见一对翘课后正在顶层偷偷谈恋爱的情侣或是别的什么阿猫阿狗,从而让他们把从天而降的艾蜜琳娜惊为天人并献上西瓜……这个不算。

屋顶上没有人,这对我来说刚刚好。而且这里的视野也相当不错,天空中那只闪闪发亮的奇葩大眼睛自不用不说,连它正在注视的下方公路也能看得一清二楚。

“先瞧瞧那边的情况。”艾蜜琳娜示意我把狙击枪拿出来。指着远处人群像蚂蚁一样四散奔逃的道路说着。“不管那东西是什么、是不是贝洛克捣鼓出来的玩具,总之它并不是触手怪,绝对不可能对下方的女生感兴趣。就像刚刚奥瑟维娅说的那样,对方的目标应该是男生。你看一下谁有可能被对方给盯上了?”

确实。就这样直接冒冒失失地冲过去未有些不妥。甚至有可能刺激到怪物令其发动攻击从而给附近的平民造成伤亡。我按照少女的吩咐匆匆在栏杆边架起枪。通过瞄准镜向远处望了过去。

这里与先前蓝羽学姐遭到袭击的地方已经有了相当远的距离,来往的车辆也比较多,枪声和爆炸声估计未能引起学生们的注意。因此大家仍然在继续比赛。不过如今头顶上那只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实在太过醒目,想要刻意视都难,所以不出意外的众人都陷入到了惊恐当中。

“我勒个去,这都乱成一锅粥了,谁知道那只眼睛到底在看谁啊?”满头黑线的我忍不住出声抱怨道,“而且如果对方只是在看的话,也没啥好担心的吧?”

“不要太早下结论。”艾蜜琳娜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既然发现不了异常,那干脆就看看天空中的怪物吧。上次你不是说那截猪大肠没有致命弱点么?看它有没有。”

是了,如果这玩意同样也没有致命弱点,那么丫绝对是由贝洛克捣鼓出来的。论这只大眼睛究竟有多么闪亮目光有多么犀利,它都由贝洛克控制;而金发少女所要做的事情,就是在附近把恶魔给找出来然后揍成谁都不认识的马赛克这么简单。

我没有来得及找到大眼睛的弱点,因为我还未抬起枪,身后斜上方便传来了震耳欲聋的呼啸声。紧接着一阵狂风袭来,却是4架喜鹊战机从头顶上的低空高速掠过,径直朝远处的怪物冲了过去。

本人有一百万个理由相信,这绝对是就在附近的梅姐请来的援兵。

“先等等,让战机试探一下对方的战力如何。”艾蜜琳娜见状急忙抬手把我手中的枪压了下去,“没准和前两次一样也是水货呢?”

嗯,关于这点我的确法否认。因此我便听从了金发少女的建议,抱着枪伸着头悠然看起了空战大戏。

可惜我悠然自得的心情只保持了不到几秒钟。

似乎是察觉到了战机的靠近,大眼睛立刻转动眼珠向这边看了过来;然后就像那些经典以及不经典的挂着魔法少女的招牌卖萌卖肉卖热血卖友谊卖姬情的作品里所有的波级怪物一样,大眼睛飞地在眼球前方凝聚起一团褐色的光芒,接着猛然射了出来。

前方高能反应!

早在对方聚能的时候,4架喜鹊的机师便意识到了危险,急忙在对方展开攻击之前左右闪避了开来。这其实是极不正常的超展开,因为这种时候一般来说炮灰们应该是傻不拉几的继续保持航向然后被光束击中爆成漫天的焰火才对。然而现实和二次元毕竟有着很大的区别,机师们成功地躲掉了怪物的攻击,然后把麻烦不负责的丢到了我和艾蜜琳娜头上。

真的丢到头上了有没有,原本要攻击战机的光束打直不拐弯的从斜上方向我们射过来了啊喂!

用千言万语也法描述出我此刻蛋疼的心情,但我并没有太过担心。因为规格外的艾蜜琳娜绝对能够在光束击中这栋建筑之前带着我及时逃离……等等,这儿可是大学宿舍,虽然目前是上课时间但里面肯定总会有那么几个人,他们该怎么办?

我顿时不禁觉得加蛋疼了。

艾蜜琳娜终于行动了,却不是揪着我的衣领当场逃离、也不是张开双臂撑起魔法盾进行防御。只见她优雅地抽剑出鞘,接着用力在空中挥出一道闪耀着绚烂蓝色电弧的强劲剑气

,毫不相让的向光束迎了上去。

突然响起的一阵尖锐嘶鸣声令我忍不住当场痛苦地堵住了耳朵,却是剑气和光束撞击时发出的声音。来势汹汹的褐色光束在仿佛连大气也要被劈开的闪亮剑气面前被狠狠地撕裂成两半,好似液体般溅射开来,纷纷扬扬着向剑气的两侧落下。

一场滚烫的局部阵雨突然降临,我分明看见沾到一丝雨点的某个倒霉蛋的床单当场就被点着了。不用离开屋顶我也知道,这栋宿舍的表面此刻肯定已经变成了麻子脸,而且还在不停地冒着袅袅青烟。

但总比当场化为火海与废墟的好。

带有少许寒意的秋风微微拂过,让少女在夕阳照耀下灿烂的金红色长发与剪裁得体的制服轻轻飘舞着;握在手中的利剑反射出惊心动魄的寒芒,却被她很挽着剑花收回了鞘中;少女的动作是如此的淡然而优雅,直让人觉得她方才只是进行了一次剑术表演;但周围连秋风也法吹散的令人窒息的炙热则明确地表明,那绝对不是什么艺术层次的表演。

在此情此景面前,我除了拜服也就只有拜服了。

“干啥呢,你这是?”转过身抹着刚刚被气浪吹乱的发丝正在整理发型的艾蜜琳娜看见我那五体投地的夸张姿势后忍不住满头黑线道,“要拜神的话到庙里去!”

“那些扔到海里分分钟就解体的泥菩萨哪能比得上您这位活生生的大神?”

“起来,不然我就要学母亲大人那样用鞋底踩人了。”

鉴于这位有爱的母亲那糟糕透顶的性格与毫下限的节操,我敢肯定除了抖以外绝对没有谁能够消受得起她的女王式踩踏。所以在艾蜜琳娜抬脚之前,我果断飞地爬了起来拍着衣服上的灰尘正色道:“那啥,刚才的不算。这样看起来,那只大眼睛并不是什么水货呢。你打算怎么办?”

艾蜜琳娜没有说话,而是看向了远方的大眼睛。4架喜鹊已经两两编队朝它左右夹击了过去,8枚空对空导是在天空中拉出了一窜长长的尾迹。

她在等待这次攻击的结果。

但导并没有击中目标。

不不不,我不是说那只大眼睛乃是由魔力凝聚而成的幻象,没有实体;而是和传说中的王道剧情一样,导纷纷在其本体附近的某种护盾上炸裂成了数的碎片与火焰。

居然有魔法盾……我承认,这是我短时间内第三次感到蛋疼了。未完待续

深圳远大肛肠医院需要多少钱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景小勇
深圳远大肛肠医院大概需要多少钱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刘迎龙
深圳远大肛肠医院大概得多少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