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神控天下 第689章 做弊?

2019-10-12 22:58:4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控天下 第689章 做弊?

在谷家的炼丹场之中,四处都站满了谷家的子弟观看着高台之上炼药的两人。

此刻,齐童已经到了最后阶段了,那颗被他丢进去的兽丹已经被他逐渐炼化了。

而凌笑这边仍然在缓缓地炼化灵草,他并不着急快速将灵草过快提炼完。

因为他想看看他们那些人从天堂落入地狱那一瞬间的表情,那样才爽快。

他药鼎之中的灵草已经一株株被炼化得差不多了,那些药力精华散发出来的药味皆被凌笑利用精神力给压制着。

众人还都认为凌笑将那一堆灵草都给炼坏了呢。

“呼!终于炼化完了!”齐童轻嘘了一口气叹道。

他脸上都浮现了不少的汗水,显然这连番的消耗,连他这个天尊都有些吃不消。

他瞥了一眼仍然用火烧药鼎的凌笑,露出几分得意之色“装模做样,等会看你怎么哭!”。

转眼间

,又过去半个xiǎo时,齐童这边终于到了炼丹的时候。

只见他脸色涨红,大量的黑火从手掌之中冒了出来,强大的火焰夹杂着四周的灵气朝着药鼎之中翻压而下。

蓬!

一道闷吭之音响了起来,一股强烈的反弹气劲从药鼎之中喷了出来。

齐童立即运气护冥劲,层层将自己包裹了起来。

而凌笑也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迅速将一颗兽丹丢入了药鼎当中,双手的火焰能量迅速加大,精神力化出无数的利刃将那兽丹切割成无数块,最后被那火热的能量轻易给炼化了。

谁都没想到,凌笑只在短短时间内便已经将兽丹炼化。

这要是被人家看到他居然如此快捷地做到,只怕都要惊掉下巴了。

必竟就算是八品炼药师都未必能这么快捷地将六阶兽丹给炼化吧!

当齐童那边去检查自己炼出的丹药之时,凌笑也在另一边大吼一声“给我凝!”。

在凌笑附近的灵气如同潮水一般全朝着他涌了过来,同时双手的火焰朝着药鼎翻压而下,又一次分心二用,那些精神力将药鼎当中要溢散出来的精华全部给压缩在了里面。

火焰、灵气、精神力这三股能量同时将将药鼎之中的灵草精华和兽丹能量同时压缩提炼。

蓬!

同样是一道闷吭之声响了起来,只是那药鼎之中却没有多少能量喷轰出来。

另一边,齐童似乎已经将自己提炼出来的丹药给拿到了手中,脸上尽是无限得意之色。

“齐童快把你的丹药给谷秦大师看看”乌伏迫不及待地对着齐童叫唤道。

齐童向着他diǎn了diǎn头,然后快步地走到了谷秦之前,将一颗丑得难看的丹药递到了谷秦前道“谷秦大师请看,这是我炼制的六品丹药速血丹!”。

速血丹是一种极快恢复血气的高阶丹药,这对于天尊阶强者来説是一种极好的必备疗伤药,一旦失血过多,这速血丹能短时间内补充血液,并且能补充不少灵力。

这也算是六品丹药当中最低级,最好炼制的一种丹药吧!

谷秦瞥了一眼齐童的丑丹药説道“这只能算是半成品的六品丹药,但是你能将它凝形已经很不错了,看来不出几年,你将有机会进阶真正的六品炼药师啊!”。

齐童得到谷秦的称赞,当即一礼説道“多谢谷秦大师美赞!”。

他这颗虽然只是半成品的六品丹药,但是已经算是超过五品的丹药了,除非凌笑能完完整整地提炼出一颗六品丹药,要不然,想要赢下他,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恭喜乌大师能有此佳徒啊,我谷家年青一辈,实在是没有人能有齐童这般出色啊,日后成了我谷家女婿,也算是我半个谷家人了”谷焚在一旁向乌伏恭讳道。

乌伏谦虚道“哪里哪里,你们谷家人才济济,xiǎo徒也只是有些许天斌罢了,实在是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他嘴上是这么説,但是脸上却是多是得意之色,心里则是无比欣慰!

他这个徒弟虽是好色了一diǎn,但是其炼药天斌确实不在他之下,甚至还有望有朝一日超过他啊!

而就在这个时候,凌笑这边也炸鼎了,所有人也都将目光落到了他那边的方向。

“这家伙到底在搞什么搞,刚才把一大堆灵草一起塞进去,应该都毁掉了才对,居然还能炸鼎凝丹,这也太能装了吧!”。

“可不是,我都还没见他将兽丹放进去的,莫非他炼制的是一二阶的丹药,真是笑死我了”。

“哈哈,我看他是连一二阶的丹药都炼不成,完全是利用气劲爆出来的声音罢了”。

“没错,

他现在的药鼎中只怕是一堆烂渣吧!”。

……

凌笑还故意抹了一把汗叹声道“娘的,炼丹真他娘的辛苦!”。

四周的人同时都惊笑了起来,他们的笑并不是善意的笑容,而是充满了无比的讥讽的笑容。

那谷娇娇差diǎn有一种直接晕倒的###了。

种种迹象表明,凌笑跟本不是一个会炼丹的人,他跟本只是一个门外汉。

倒是一旁的叶云枫很是高兴地説道“娇娇看到了吧,我就説老大不会让我们失望的!”。

听了这话,谷娇娇彻底地晕倒了!

这时,做为评判的谷秦幽幽道“不知道凌老弟炼制的是何品阶丹药呢?”。

凌笑还没説话,一旁的谷焚却是嘲笑了起来“老祖宗,你看他那样炼丹能炼得成么?我想还是立即让人开启家族大阵,将他给捆住在説,免得他输了立即跑掉!”。

一旁的乌伏也説道“不错,他肯定炼制不成丹药的,还请谷秦大师先将他给控制起来,以免他食言!”。

齐童则是对着凌笑轻蔑笑道“和我拼炼丹,当真是不知所谓,如果你不想死的话也行,跪下来求我吧,説不定我一高兴可以放过你!”。

看着诸多讥讽之色,凌笑依旧不动于忠,他很是从容地朝着药鼎之中伸下了手,他喃喃道“咦,怎么没捞着丹药呢!”。

“算了吧凌老弟,我看这事你向乌伏和他的徒弟道个欠,这事就这么揭过吧!”谷秦出言説道。

他也觉得凌笑不可能炼制得出丹药来,所以才如此説,希望能当一个和事佬,让凌笑欠他一个人情。

然而,凌笑并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露出惊喜之色道“有了……有了……哈哈,谁説本少炼制不出丹药的,你们自己看吧,这是六品丹药转尊丹!”。

接着,凌笑手中多出三颗丹药,他高高举了起来,像是得到了表扬的孩子一般,笑得很是开心。

所有人都愣住了,表情都显得极为古怪。

“啊哈哈……你这家伙太逗了,在大厅广众之下做弊,你做弊也就算了,起码做得逼真一diǎn啊,你见过有谁能炼制高品丹药能一次凝成三颗的,当真是笑死我了!”齐童不顾形象地捧腹大笑了起来。

在高台之上的谷家人和乌伏也皆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显然,他们都是忍同了齐童的説法。

在场的人大部分都是炼药师,他们都知道一二阶丹药一次可以凝成多颗丹药,但是到了三品以上的丹药,几乎就很难一次性炼成多颗丹药了。

必竟入品的丹药,所需要的能量很大,同时炼制的手续繁锁,而这过程当中没有多少炼药师能将那些能量完全给禁锢住不要它们溢散,所以这也导致了最后凝丹之时,已经损失了大量的药性精华和能量,最终也只能凝成一颗丹药了。

而凌笑一下子拿出三颗,这当然让他们都认为他是在做弊的了。

凌笑也没理会他们的讥笑,大步走到了谷秦之前道“谷秦大师,这是我炼制出来的三颗金属性转尊丹,你过目一下!”。

“凌老弟,这……这真是你炼制出来的?”谷秦看着那三颗光洁如玉的晶莹丹药问道。

他只闻那散发出来的浓郁丹香就可以知道这三颗绝对是成色极佳的上品丹药了,只是他也不相信这是凌笑炼制出来的。

“谷秦大师,这还用问吗?这分明是他从空间戒当中拿出来糊弄我们的,他跟本不会炼丹,他这一场比试输了!”乌伏在一旁説道。

“不错,老祖宗,我们都没见过谁能这样炼丹的,也没见他将兽丹丢进去,怎么可能凝炼出丹药呢,这分明是做弊”谷焚冷笑説道。

这时,谷郯也是摇了摇头道“我也没见过这样能凝成丹的人!”。

一时间,所有人都指责凌笑是做弊的,他并不会炼制丹药。

底下的瑶青敏不愤説道“明明是他们输了居然説少爷不会炼丹,真是该死!”。

“可不是么,笑炼丹是独特一diǎn,但刚才我也见他偷偷地将一颗兽丹放进去了的,他绝对不会做弊的”冰若水也是站在凌笑这边説话道。

而黎雪与刘群却是静默不言,她们也不好分辨这事事非非。

不过她们当然都希望凌笑是正确的了。

“云枫,看来我们真的不能在一起了!”谷娇娇非常失望地对叶云枫道。

她本以为凌笑真能逆转乾坤,能助她脱离嫁给齐童的命运,如今看来只是她一厢情愿罢了!

“不可能,你一定要相信老大,这真是他炼制出来的丹药!”叶云枫十分坚定地説道。

淄博整形美容手术费用
黑河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清远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淄博整形美容医院
黑河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分享到: